Tangmo”落水案结案:非意外死亡

本报讯(南云编译)4月26日,在经过两个多月的调查取证,第一区警署宣布对前明星帕缇达(Tangmo)落水死亡案件进行结案。当天,警方详细通报案情,并将此案定性为“疏忽大意造成他人死亡”案件,强调非Tangmo个人疏忽大意而引发的意外事故。同时,警方宣布将对涉及此案的6名嫌疑人发起指控。

第一区警署署长吉叻帕中将、副署长乌隆少将、暖武里府警局局长派讪少将等共同出席了当天的发布会。

暖武里府警局局长派讪少将介绍,在此案中,警方一共询问了4名提出指控者,6名被指控人员以及124名证人。证人中,包括26名与船上人员有联系人员,62名与此案有关的其它人员,16位专家证人,20名工作人员。另外,此案中一共收集了335项证据,包括47份文件,88份物证,200段视频以及其它2000多页的文字材料。

警方将此案的详细调查经过整理成视频,并在通报会上播放。该视频披露了Tangmo从落水前到落水时的详细时间线,并介绍了警方对案件的调查方向,特别强调了几个警方特别关注的点。如船上只有1支红酒瓶,与船上一共有5人的情形不相匹配,警方据此展开调查。此外还披露了当事人在事发前后相互联络及联络外界人员的情况。

警方披露,当事人达努帕(Por)于2月16日早上联系了Tangmo的经纪人,本案当事人之一的Kratik,以朋友身份邀请去乘船兜风。当天晚上,Kratik联系了Tangmo,对方答应一同前往。2月23日,Kratik联系了另外一名当事人Zen。24日下午,Kratik到Tangmo家中接人一起前往船库。除了Zen外,其余人员也在下午3时至4时45分期间到齐。

下午4时49分,船上GPS显示船只从船库出发,但在不久后又折返去接迟到的Zen并向北面行使,之后几人开始在船上相互拍照。下午6时24分,船只停靠在预订的餐馆,用餐结束后,于晚7时57分再次出发,向南行驶。之后还有船上人员在拉玛八大桥附近拍照的记录,晚间10时11分,Kratik使用叫车软件预约代驾,准备返回Tangmo家。

之后,晚10时32分,Tangmo还在个人社交媒体Ins上回复留言,专家通过专业软件分析周边高清监视器拍到的影像,也证明船上有6人,其中1人坐在船尾。晚10时34分,该船只经过披汶颂堪码头时,有监视器拍到船尾有物体遮挡住光源散发出来的光线,但晚10时34分10秒后,该遮挡船尾光线的物体消失。11秒之后,船只减速折返到该点停留了一会儿。再次掉头沿原路行使时,监控器已没有拍摄到船尾遮挡住光源的障碍物。

警方调查发现,之后船上的Zen对外发出信息,GPS位置证实与物体落水地点吻合,之后调查发现船只上的人员大量向外发送信息。之后有大量船只驶向上述地点。

第一区警署署长吉叻帕中将在之后回答提问时强调,根据监控器拍下的画面、GPS定位等信息,可以判定Tangmo的落水时间为晚上10时34分10秒。

吉叻帕中将表示,根据现有的物证证人证词,警方认为应以“疏忽大意造成他人死亡”罪对涉事的6人提出起诉。他强调,此案并非很多人理解的意外事故,意外事故是Tangmo个人疏忽落水,但此案的证据均指向有人疏忽大意造成Tangmo死亡。

在解释Tangmo的具体死因时,警方表示,Tangmo身上一共有26处伤口,可以分为10组,而且所有伤口都是在死亡前受的伤。分析发现,其身上最大的伤口宽7厘米,长达26厘米,平均约1.5厘米深,最深地方达到4.5厘米,与船上的螺旋桨对比发现,上述伤口是被船桨所伤。其余伤口也符合船桨刮伤的痕迹。但法医鉴定认为,最终导致Tangmo死亡的原因还是落水后缺氧窒息所致。

暖武里府警局局长派讪少将介绍,将面临起诉的嫌疑人包括达努帕(Por)、派汶(Robert)、威萨帕(Zen)、尼塔(Job)、易萨琳(Kratik)、披姆(AM)等6人,其中前3人主要涉嫌“疏忽大意造成他人死亡”,后3人则是涉嫌帮助他人洗脱罪责、作伪证等罪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