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ngmo母亲3000万赔偿金或将缩水

本报讯(卡卡编译)3月4日,Tum律师来到暖武里府直辖县警局调查科与工作人员会面,了解Tangmo溺水一案的事件进展,发言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对于此案已经有人作证了。Tum律师表示今天到现场作证,对于两件事情进行了协调,自己已经与Por和Robert见面了,此外自己也在3月3日向警方提供了重要线索。

关于Por和Robert的问题,在2月25日的时候两人的熟人联系了他,交谈了不超过15分钟的时间,主要内容是陈述事件和咨询准备工作,因为两人都知道自己(指Tum律师)是一个称职的律师,而且此前自己与两人并不相识。

那次谈话中,我向他们表示如果驾驶船只的人员和船只所有者是同一人的话,两人就都将被起诉,讲到这里的时候两人的表情都很凝重,但是对于所说陈述的事件没有进行任何的更改,同时也没有咨询躲避罪责的方法。

“两人都表示在努力寻找Tangmo的身影,担心Tangmo会遭遇不测,同时还在猜测是否有人救了Tangmo。”

至于Tangmo母亲参加某访谈节目所说的原谅与赔偿相关的言论,自己听到了也很震惊,因为我也有孩子,孩子对于我来说是无价之宝。在节目中所提及的要价3000万的赔偿金,这还要看对方愿不愿意支付,如果达成一致就可行,但是如果对方表示Tangmo母亲对于Tangmo的抚养时间过短,那赔偿金也可能会减少。出具赔偿金是减轻罪罚的一种方式,只要支付了罚金,其受到的罪罚就会下降,甚至还可以假释等。

但是本案将无法达成一致,因为这是刑事犯罪,Tangmo应该得到应有的公平,一切必须水落石出,这样才能让Tangmo瞑目,但是一切要看警察将如何执行,同时是否会采用我的建议也要由警察来取舍。

如果不信的话,可以去看一下目前为止的证据,因为已经有人对此作证了,但是如果有社会舆论的监督的话,就可以保证警方工作的廉洁性。至于保险的赔偿金将直接判给Kratik的女儿,如果Tangmo的母亲想要的话就只能走法律程序,因为这个赔偿金的受益人是未成年人,因此法院肯定是不会改判的,但是还是有商量的余地,如果要改判的话,受益人就只能是Tangmo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