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家庭中,“孩子”是聊不完的话题。即将过去的2017年,一些有关孩子的热点事件,一经曝出,都产生了强烈的舆论共振。无论是对托幼机构乱象的声讨,还是关于幼儿园安全的忧虑,亦或是小学生“三点半”放学的问题,2017年,中国家长似乎一直都在关注着一个焦点话题:孩子交给谁才放心?
如今,由于育儿观念的差异等因素,越来越多的年轻家长不再完全依赖上一辈,开始亲力亲为照顾自己的孩子。然而,正处在事业奋斗期的他们,又无法全天24小时陪伴在孩子身边,市场需要的出现,让“亲子园”“小饭桌”等各类托幼机构应运而生。
今年11月,上海一家“亲子园”虐童事件暴露了当前0-3岁托幼市场的乱象。记者调查发现,目前在一些招聘网站上,很多招幼师的公司并没有在招聘信息中要求应聘者需具有教师资格证,甚至有公司还要求幼教老师“协助销售部完成每月销售目标”。
华中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副院长蔡迎旗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民办托幼机构所属的主体投资方,还是要抱有一种鼓励的态度,作为企业来说,它愿意投资兴办亲子园,愿意解决职工子女的入托问题是值得肯定的。
不过,蔡迎旗坦言,0-3岁的婴幼儿还处于保育阶段,托幼机构的管理确实也相对混乱。到了幼该进入幼儿园的年龄后,家长又将面临为孩子选择幼儿园的难题。除了入园难、入园贵等问题,这两年频频曝光的幼儿园虐童事件,又让家长对入园后孩子的安全产生顾虑。
今年11月,在湖北一家公立幼儿园做幼教的华莹浏览新闻时得知,北京一家民营幼儿园被曝有教师虐童现象,这让她感到讶异。华莹告诉记者,她本以为像这样的民营幼儿园,都比较重视品牌的打造,在管理上应该到位。
事实上,这起虐童事件并非个例。有媒体发现,仅在2016年,全国就有至少五起类似的有幼儿园教师虐童事件被公之于众。
“幼师的门槛其实很高,并不是谁都可以做好,特别是现在的幼儿园大多都是无死角的监控,在这样的压力下,不成熟的幼师容易出现情绪化的表现。”而在北京调查发现,一些小学生托管机构每月的费用超过1000元,加上用餐费,一个月的费用加起来就接近2000元,对于不少家长来说,这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即便这样,因为需求多,托管机构的名额也非常抢手。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