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讯 国行行长威拉泰警告说,在可预见的未来,由于发达经济体收紧货币政策和经济大国之间针锋相对的贸易关税政策,泰铢的波动性将保持在高位。
他说,外汇波动应该持续,影响全球的货币和资本市场,但情况并不令人担忧,因为泰国有缓冲,包括高外汇储备、经常账户盈余和低外币债务。
威拉泰表示:“泰铢的回落速度不及其它地区货币。过去几天,由于全球两大经济体之间不断升级的贸易争端,人民币一直处于地区外汇风暴的中心。”
随着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近一年来首次跌破6.7%,抛售仍在继续。
路透称,中国人民银行将中间价定在6.6497元兑换1美元,大致符合市场开盘前的预期,为约10个月来的最低水平。
威拉泰表示,定于今年晚些时候举行的美国中期选举,也将加剧中美贸易争端。泰国强劲的经济基本面是抵御冲击的关键缓冲器。中国的国际储备是短期债务的3.5倍。以外币计价的债务只占该国GDP的一小部分,公共和私营部门的债务都低于其他新兴国家。
泰铢是去年亚洲表现最好的货币之一,由于包括泰国在内的新兴市场出现外国抛售,泰铢兑美元汇率同比下跌2%。
今年以来,外国投资者已在泰国股市投资了1850亿铢,同时也是泰国债券的净卖家。
美联储比预期更为强硬的立场、欧洲央行计划在年底逐步取消资产购买计划,以及经济巨头之间的报复性关税,都引发了外国投资者逃离新兴市场。
威拉泰指出,“尽管经济基本面良好,但国行仍将继续采取现有措施妥善管理汇率,尽管其新的债券发行缩减措施已经被取消。”
泰国今年的经常账户盈余估计为400亿美元(1.33兆铢),去年为490亿美元。在泰国经济以五年来最快的速度增长(1 – 3月同比增长4.8%)之后,国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将2018年经济增长预期从4.1%上调至4.4%。
威拉泰认为,出口、旅游业、国内投资和消费将有助于泰国强劲的经济增长。泰国以资本品、机械和设备为首的强劲进口反映了民间投资的增强,而银行业的贷款需求正在增加。
过去几个月,银行业的特别关注贷款和不良贷款都保持稳定。该行业的坏账率为2.9%。(倩丽)